牵手,就是一辈子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09-14 15:36
  • 人已阅读

  一

  

  发现陈子安的衬衣上有陌生女人的长发和香水味之后,我们只谈了一个晚上便签了字,我是宁可玉碎不为瓦全的女子,他应该知道。

  

  尽管他苦苦相求,说只是一时冲动犯的错误,那我也不能原谅。

  

  我只问他,你是否真的动过心?他沉默片刻,然后点了头。

  

  这就是了!一个人动心只能说明再爱了,我转过身收拾东西。刚刚结婚三年,还没有来得及要孩子,而所有的牵扯不过是一起贷款买的和平丽景的房子,他要就给他,他不要,我就要。

  

  走的时候连头都没有回,他在楼上喊我,小豫,我低着头,拉着那只大红箱子,一脸的眼泪。是的,我怎么能让他看到我流眼泪,三年前结婚时,他的山盟海誓还在耳边,他对我说:“牵手,就是一辈子。”

  

  不过三年而已。他由一个小职员到了副总,有了一辆帕萨特,

  

  手里有了批条子的权力,再加上一张年轻英俊的脸,似乎就有出轨的理由,可我不接受这样的背叛,是的,我宁可不要这个被染了瑕疵的婚姻。

  

  离婚后我病了一场,输了三天液,买了一堆新衣,我还年轻,不过27岁,一切可以重新开始。

  

  但我还是日渐憔悴了,饭吃得不香,觉也睡得不稳,半夜里常常会梦到他。以前我们睡觉时一定要相拥睡去,我在他的胳膊里,即使胳膊麻了,他也不会嚷。

  

  可现在,我翻身抱住的是空气。捂住脸,我哭了,眼泪恣意地流着。

  

  离婚了,我恨他。

  

  有人说,恨一个人还是爱着,只有厌烦他了,才是不爱了。

  

  我没有厌烦他,我恨他,我诅咒他过得比我还烂。

  

  是的,凭什么离了婚他要过得比我好?我没有那么善良,何况,是他对不起我!现在的男人,离了婚就会犯了抢,那些大龄女青年会趋之若鹜!而我却好像散市的大白菜,问津的人都是离婚的男人或丧妻的,多么不公平。于是三天两头打电话骚扰他:“陈子安,给我送一桶水来。”“陈子安,给我买饭来。”

  

  他并没有这个义务,可还是乖乖地送来。他来了,我也并不多说话,吃着零食看着电视,他说我的家是狗窝,进门就会收拾两个小时。邻居吴大妈说,老来的那个小伙子是谁?是追求你的吗?我说,不是,我有老公。

  

  吴大妈不再给我好脸了,因为陈子安常常来,让人以为他是奸夫。他央求我:“这么离不开我,复婚算了。”

  

  我冷着一张脸说:“谁和你复婚?我只是寂寞,什么时候我找到意中人,你就可以闪了。”

  

  同事张大姐、李阿姨甚是热心,先介绍一个中年丧妻的,有一个5岁的小女儿,小女儿看到我好像看到狼一样。我说再见吧,我还没长大,怎么和这小孩子斗智斗勇?

  

  第二个是一个大“海龟”,身高只有一米六五,郁闷得我发狂。他一张口就是English,搞得我好像是外星人。我说你以为我不懂英语吗?上大学时我不仅过了八级,而且还学了德语和法语。这次轮到他郁闷了,天知道上大学时我天天和陈子安鬼混了,四级还是他帮着我过的。

  

  离了婚的女人,为什么这么惨?

  

  陈子安说,太轻率了吧,其实,你应该给我个机会。

  

  我告诉他说,陈子安,我不会原谅你,咱们的缘分已经尽了。

  

  二

  

  遇到亚东,是因为一颗牙齿。

  

  我的牙齿疼得不能吃东西,是又长了一颗新牙。

  

  去看牙医,恰好是他。亚东有干净的眼神和手指,细心地问来问去,又开了药,嘱咐我怎么可以让疼痛减轻些。留了电话后,第二天他便来了电话,他说,新牙,疼是要疼的,最疼的时候,可以含一口冰水。

  

  我感动于他的细心,他28岁,喜欢一个人发呆、听古典音乐。那天我白衣白裙,他说,刹那间就打动了他。

  

  几天之后,他约我吃饭,送我玫瑰,蓝色妖姬。虽然俗,可女人都是喜欢被男人宠爱的,何况是他这样明朗俊秀的男子!

  

  我告诉他我离了婚,他笑笑说:“那就更知道珍惜爱情了。”

  

  这句话真让人受用,一来二去,我们相熟了。周末一起去打网球,有几次我叫错他的名字,把他唤成陈子安,只因为陈子安爱打网球,所以,我养成了打网球的习惯。

  

  运动之后,我要去吃香辣蟹,亚东说,强烈运动后吃辣的东西不好,我却不听,这个习惯,也是陈子安留给我的。

  

  我喜欢陈子安穿白衬衣,但亚东喜欢灰色的衬衣,看起来一片灰蒙蒙的。我说,亚东,你可以尝试穿白衬衣,也许看起来更动人。

  

  他看着我说,为什么要用他的标准来要求我?

  

  我一下子哑然。是的,我一直在用过去的习惯来要求另一个男人。

  

  陈子安的电话一个个追来,他问,在忙什么?我说,谈情说爱啊。腔调十分酸,我要让他明白,没有了他,还有更好的男子爱我。

  

  晚上回家,看到他坐在电梯门口等待我,是的,他没有我这里的钥匙,但我还有他那里的钥匙。他说,他的门永远为我敞开着,那扇有点儿毛病的防盗门本来准备换掉,但现在,他说,我一辈子不换它了,因为要等你回来。

  

  看到送我的亚东,他说,个子才一米七五吧,而且还是牙医,每天对着一颗颗破牙,怎么有心情接吻?

  

  你真恶心。我冷笑着说,哪里用得着你操心。

  

  他的袋子里,有我爱吃的哈尔滨红肠和鱼香茄子,当然,还有一堆酸酸乳和面包片。虽然看他献媚有点儿心动,但我还是没有让他进门,我说,累了,请回吧。

  

  那时,我们离婚已三个月。

  

  进了门,我哭了,脚下,是一堆他买的东西。亚东说得对,交往一个月以来,他灰心透了,我的生活里到处是陈子安的影子,我根本还爱着他,我根本是在和他演戏。他说,我只是一个你发泄寂寞的道具而已,以后我们还是朋友,做恋人,就不必了。

  

  我已经被人看穿,而门外的人,却嫉妒得发了狂,他说,你如果真爱那个牙医,我祝你幸福。

  

  幸福?不,我不幸福。

  

  和平丽景的房子一直是陈子安在供着,他说:“那户头上,还是你的名字。”

  

  三

  

  和亚东分手后,我却发现陈子安身边有了新人。

  

  他还是常常来,有时却带着那个看上去很妖气的小女孩儿,亲亲热热地在旁边叫着他,一脸媚态。

  

  估计他是故意的,哼,带来一个狐狸精气我,在我面前表现情侣秀。

  

  那小狐狸精说:“你前妻?脸色有点儿惨白。”

  

  陈子安就说:“不至于吧,我才几天没来。”

  

  他们一唱一和,好像是演双簧,我冷着脸说:“以后,演戏请换地方。”

  

  关了门,我扑到床上,如电影电视中女主角,一样的表情与动作。甜言蜜语真好听,原来都是假恩情。我还以为,他真是舍不得过去,却原来,不过是要安慰我。

  

  半夜,肚子疼得不行,是胃肠炎犯了吧?情急之中,只摁了单键号,1就是他,我疼得汗流下来:“你快来,我怕坚持不了了。”

  

  没想到半夜他还开着手机,如果他不在,就想打120了。

  

  二十分钟后,他到了,背着我下楼,飞一般下去,打车奔医院,在走廊里恳求大夫:“我老婆肚子疼得厉害,你们快救救她。”

  

  谁是你老婆?我要挣扎,却说不出话,被推上手术台,原来是阑尾炎。割掉之后,我有了精神,第二天就说:“陈子安,都是你气的。”

  

  他为自己辩解:“我挂念着你,怕你有事找我,为你,我二十四小时开机。”

  

  他每天煲汤,一点儿也不嫌厌烦,同屋的大妈说,看人家老公多好。

  

  他站在一边也自夸:“我一直这么好。”

  

  我但凡有了精神就讽刺他说:“这么任劳任怨,小狐狸精不吃醋?”

  

  他笑而不答,说:“你病好再说。”

  

  接我出院那天,他开车来。正下大雨,我打他手机:“陈子安,你慢点儿,我不着急。”

  

  却只听到电话中一声尖叫,好像是两辆车撞头了,我再打,没人接了。

  

  穿了医院的衣服,我也尖叫着跑出去,陈子安,一定是出了车祸!

  

  顾不得病体刚刚好,我发疯一样跑着,如果他有什么意外,我也不活了,什么狐狸精,什么过去偶尔的一次出轨,在我心里,他仍然是唯一的,他已经知道错了,他一直在努力挽回了,我想,我早就原谅他了。

  

  在雨中跑着,猛然看到他驾着车来了,他下了车,问我要发疯吗?他只是想吓唬吓唬我,看我在乎不在乎他,而那小狐狸精,不过是他雇来气我的,让我吃醋的,没想到我还真信了,没想到我还真跑出来了。

  

  我对着他连踢带打,发疯一样骂着,什么脏话破话全骂了出来:“陈子安,你这个混蛋,你找死啊,你找灭啊,我他妈恨死你了!……”

  

  我还想说,还想骂,却被他一把抱起来,然后是热吻,雨水夹杂着泪水,我们与天地合为一体。

  

  一个月后,我们开始装修和平丽景的房子。再一个月,我们乔迁了新居。

  

  三个月后,我怀孕了。

  

  陈子安常常拉着我的手,在小区里散步,我知道他在印证自己说过的一句话:“牵手,就是一辈子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