过年了,我不回家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09-04 14:40
  • 人已阅读

文章一

  临近过年,却没有一点新年的感觉。不知是自己整日生活在匆匆与忙碌间,忘记了今昔是何年,还是对短少的休息日已经麻木;或是,自己离开家乡已有多年,对故乡的情结日渐淡薄,还是怕尘世的烦恼,琐碎而累赘。

  每天在这个城市里穿梭,慢慢便看到些许的变化。新春的气氛越来越浓烈:沿街的彩灯、大红的中国结、热闹的商厦、置办年货的人群、精美的礼物盒,以及那贺岁的音乐等等,越来越让人感觉到春节的幸福与祥和。我的心慢悠悠地感觉着,仿佛新年的钟声就要在耳边响起,仿佛那满头白发的老母亲满脸的笑容,仿佛那热气腾腾的年饭已准备好……只是,仍旧无法放下一大堆的事物,需要总结今年,准备来年的工作。

  到单位,同事们都在提醒,过年了,回家了,和亲人团聚了!并不时有人问我,你回家吗?坐什么车?

  我不回家,我有些不好意思。

  我已经有7年没回老家了,不知村子上又有多少人盖上了楼房,不知自家的那三间平方又添了多少沧桑。而大门口那棵枣树也不知开了几回花下了几回枣,可惜种枣树的父亲早已不在。还有那慈祥的老母亲,60多岁了,自从十年前父亲去世后,孤孤单单一个人生活着,是不是在村口望了又望,几次希望几次失望……母亲,我唯一深深牵挂的人,早已被岁月磨得老眼昏花,白发满头,这些年过来真是不容易,我也真该回家看看那些亲人们。

  可是,毕竟生活在偌大的一个城市里已有好些年。从乡下来到上海生活,经历许多时候的辛苦和悲伤,终于娶了媳妇,生了儿子,还买了房子,却过得仍是很拮据。从经济的角度来考虑,我真是不敢回家。我属于工薪阶层,在一家杂志社做个小领导,月收入3500元,老婆下岗了,我一个人承担着全家的费用。儿子上学要花前,家里日常开销要花钱,外面应酬还要花钱……每月进帐却要和消费差不多持平,根本没什么积蓄。

  但是,倘若回一趟家,虽可解一下几年来的乡愁,却终究是回不起。说起来笑话,我已经7年多没回家,这次回家,弟弟妹妹以及妻的弟妹必然好生相迎,从礼节上来说,礼尚往来,过年了总要捎点礼物给他们,也总要给孩子一人一个红包,这是很正常的事,也是习俗。再则,来回一趟都不容易,车马劳顿不说,还要一笔昂贵的费用。然后,妻儿毕竟在城里呆了好几年了,回老家一趟,生活上未必什么都习惯。此外,年后工作上的事情,还要安排好,精神没半点休息。说这些,仿佛有些不像我了。我并非一个视钱如命的人,也不是一个一点也不讲感情的人,只是,面对生活,面对现实,有些无奈,不得不好好考虑一下。

  思前想后,今年,我不回家。过年,也越来越不像以前那么热闹、有一样,不过是找个借口将全家人聚集在一起,图个热闹罢了,吃完了,喝完了,玩完了,大家还要各做各的事,各走各的路。何况,而今人们以过年为“解馋”的说法也早已过去了。平时,人们在生活中就有好吃好喝的,又何况过年呢?

  或许,生活在现代的城市里,人人都会感觉到累,人人也都希望追求放松,可是生活中,意想不到的负担和压力全都会压在我们的肩上,我们无法卸重,更无法去挣扎,只能默默承受,并努力使自己的肩膀不被压垮。

  今年过年我不回家,也曾想过让年迈的母亲来上海和我们住在一起,长久地生活。只是,城市里不比乡下,少了人与人之间的温暖,也少了乡下的自由,多了些繁杂和枷锁,所以,母亲坚决不来这里,宁愿一个人在家和邻居打打小牌。

  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,也不知道这究竟是对还是错。可是,生活在这都市里,真的是太累了!累得让我无法好好回家去见见我的老母亲!我有些无奈!

  过年了,你回家吗?  文/紫笛

文章二

  “爸,昨天你问我存了多少钱,我说存了有八千多。你有点不高兴,说工作都大半年了,三千二一个月,怎么也得存一万五,我没敢吱声。爸,我是真的不敢说,其实我现在卡里只有五百块不到,房租三百块过几天也要交了,桌上只有几袋方便面,唯一拿得出台面的估计就是我前天买的漫画书《我是白骨精》了。爸你肯定又要骂我乱花钱,可你也知道,我从小就喜欢画画,这漫画书我实在是忍不住才花钱的。

  爸,我对不住你,我不该撒谎。上次妈在电话里问我多少钱一月,我随口就说了个三千二,其实我的工资只有一千,也不是在律师事务所,而是在一家公司打杂。后来妈妈告诉我,说你觉得我三千二的工资还是低了点,说你搞建筑一天都有一百多了,我这个本科生应该拿五六千。爸,我真对不住你,让你失望了,读了这么久的书,花了那么多学费还不如你搞建筑。爸,我会努力的。

  前段时间你总问我过年回家不,我一直说不知道,得看看,春节加班的话就不回来了。其实,爸,公司春节根本就不加班,我是实在不敢回来。我算了一笔账,年底拿到工资,交了房租,春运回家的车费就要四百多,到时候我估计连帮妈妈买件毛衣